DSC_5610.jpg

事事難預料,平安最重要

 

前天深夜,大概凌晨一點多快兩點左右,我開車去婆家執行陪睡任務

夜深人靜,路面是溼的,綠燈直行,開到路口,突然一個巨大的碰撞,我手握方向盤還來不及反應就直接往左一滑撞上路邊高起的階梯

所有的事情發生在短短零點幾秒之間,安全氣囊在眼前瞬間爆開,有股煙硝味瀰漫在車內,連續的巨大喇叭聲一直響個不停

我全身顫抖的開車門下車,機車騎士躺在路邊,胸口還有呼吸起伏,我嚇得心臟都要跳出來了,三個路人跑出來幫我叫警察跟救護車

抖著手打電話給老毛,一邊哭一邊叫:「他闖紅燈!他闖紅燈!他闖紅燈!嗚嗚~~~」

老毛後來立刻從家裡搭計程車過來幫忙

警察來了,救護車來了,人載走了,我因膝蓋擦傷也上了第二台救護車

到醫院發現警察跟醫護人員都叫不醒對方,對方迷茫之中開始打呼,大家才驚覺這傢伙酒駕,而且抽血出來數值非常的高

經過檢查之後我的膝蓋沒有傷到骨頭,擦了藥,跟警察在醫院做完筆錄

警察問我們要不要提告過失傷害,我想先不要了,雙方都沒大礙就好

整個就醫跟筆錄搞到凌晨四點才走路回家,六點半又爬起來把小孩叫醒送去學校

昨天早上先致電問了一下律師朋友,再去警局試圖找回當時交出的行照,行車紀錄器的紀錄卡,然後處理保險,去行天宮拜拜,再跟爸爸借車

一直到傍晚接到一通很客氣的電話

對方的爸爸打電話來很慎重的道歉,表明想要支付我的醫藥費

我說不用了,但也表達我不告他,他也不要告我,至於後續保險公司倒底要跟他索賠多少,我真的還不知道

老先生很低姿態出來替兒子擦屁股,我掛上電話嘆了一口氣

深夜裡在路上行進的都是辛苦人,如果生活無憂無慮應該躺平睡覺不是去喝酒或奔波換床睡,就不為難彼此了

 

一直到現在眼前還是頻頻浮現撞車當時的畫面,思緒是很順暢,但情緒仍然很波動

去行天宮找關公抱抱是有點平靜驚嚇情緒的效果,不過一出行天宮上了捷運就掉了本月第二張遺失的優遊卡,可見三魂七魄還沒回來

在Honda跟修車師傅討論完,心理八成有底這車可能得面臨報廢的命運

到車廠後方去看了一下車況,覺得有點心酸跟捨不得,忍不住趴上去抱抱滿是灰塵的車子,感覺很對不起它

車裡Adele的25最近陪著我跑了很多地方,這車也從荳荳半歲大開到現在,多半的時間也都是我在開

元氣還沒恢復,今早正在幫腫脹的雙膝搽藥時,又接到對方爸爸的電話,他正好回到事故現場,撿到我們的行照,約了要碰面歸還

就是那張交給警察但是後來消失在各處的證件,這個節骨眼警察局剛好打電話來做滿意度調查,我們皺著眉頭抱怨你們掉了我們的證件....

急忙掛上電話出門,見到北北

標準的藍領老實人,寬寬的臉,缺牙,滿眼都是血絲,一臉歉疚的一直道歉,希望和解

是怎麼樣的兒子讓爸爸一直出面來處理?不禁心疼了起來

跟他說目前就讓警方裁決,然後交由保險公司處理,他一聽到理賠金額可能幾十萬,臉都糾結了

我也無能為力,道別之後繼續去忙自己的工作

 

老爸車借給我但又打電話來唸了我一頓

「為什麼你三更半夜在外面開車?」

「因為我要回去陪婆婆睡覺阿」

「為什麼不叫你老公回去?」

「我們輪流阿」

「你開車技術不好,為什麼晚上開車出去?」

「可是我開車技術比你好ㄟ」(忍不住頂了一句,但我真的沒把車開下山谷阿...)

老毛在旁邊聽了一直偷偷笑,覺得我臉皮越來越厚了

臉皮夠厚也才能不被強者打倒

 

車借回來之後,老毛也不敢讓我開車了,每天跟著我跑來跑去的

我們跑了兩天,好累好累好累,一直到回到家才紛紛倒在沙發上,還有滿床的衣服與家事待處理

然後小孩出現,我就會抱抱他們,從他們身上吸取能量跟安慰

也很謝謝各方朋友溫暖的電話與訊息,你們的關心我都收到了

這種碰撞雖然是意外,但似乎也是反應現實生活壓力的一種疲態

不管對對方還是對我們來說,或許都是...

生命的每個過程都是體驗,每個關卡都是考驗

擁抱喜愛的部份,改變能改變的部份,接受無法改變的部份,是大部份人都要面對的課題...

以後開車一定要更小心更小心...

深呼吸,我很好,別擔心

AbsoluteWed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